第一百三十四章 动荡(1 / 1)

走到门外的王浩对着守门的两个护卫破口大骂,骂的他们脸上十分挂不住,但是羞愧之下却也不得不听着。

李恩出声制止他的喝骂,让他赶紧回去,别掺和此事。

这个事情他早有安排,没必要让王皓跟着吃苦头。

王浩听了有些不情愿,但是最后还是离开了。

“我徒弟年纪小,不懂事,兄弟们别介意。”

等到王浩走了,李恩才转而开口对着门口守着的保卫处战士说道,对方立即摇头,没说什么,显然是心怀愧疚,没在意王浩那小子的言语。

李恩见状也没再多言,只是在房间里静静等候,等到下午下班,保卫处的人给他端上热乎乎的饭菜,吃完后又又人进来给他铺床盖被,看来李大主任是打算让他在这睡一夜了。

李恩轻笑了一声,安安生生的在这睡下。

只不过外界却已经激流汹涌。

李大主任将拿下李恩的事情视为彰显权力的招牌,将他看押起来之后立即大肆宣扬。

眼见着一天时间,厂长和李恩这个榜样突然倒下,如此大的动荡使得每个人都感觉天要变了。

“幸亏你爹我观察敏锐,这要是晚了一步,只怕咱们也会受到牵连啊。”

于家,天渐渐黑了,下班之后于海棠父亲和于海棠坐在桌子上吃着晚饭,谈起今天白天的惊人变故之时,脸上更是忍不住流露出来了一抹喜色。

“那李恩虽然看着好,但是也是个没脑袋的,这年月没有脑子怎么能过的好?”

于海棠父亲轻笑着开口,于海棠妈没说话,反倒是于海棠脸上露出来了笑容,她也有些庆幸,及早的和李恩断了关系。

回想起之前的日子,摇了摇头。

就让他当作她美好人生之中一段勉强可以回忆的经历吧。

…………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四合院里面也暗流汹涌,工厂里面的震动并没有因为距离止息,而是随之传到了这里。

人老成精的易中海感觉不对劲,他把何雨柱请过来喝酒,想要谈谈在这个时期该怎么办事。

但是得知了李恩今天被抓关禁闭的何雨柱翻来覆去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李恩被抓起来了,妙啊!”

他高兴极了,李恩这也好,那也好,身为对头他当然不爽,现在终于看到李恩倒霉,他心里面的高兴劲甭提了。

“什么,李恩被抓了?”隔壁的贾张氏听到秦淮茹从厂里带来的消息,忍不住睁大了眼睛,随后一拍大腿:“真是活该啊,这就是那个绝户杂种的报应啊,让他过的这么好也不把钱分一点给我们家,真是没良心的狗杂种,活该啊,活该啊哈哈哈。”

贾张氏畅快的开怀大笑,跟着眼珠子转了转,看向棒梗:“棒梗,趁着他不在,要不你去把他家里的锁撬了,见到什么就往回拿,看看能不能……”

“妈,你说什么呢。”

秦淮茹闻言赶紧把她打断:“你还想再赔一辆自行车进去啊,现在我可没钱买自行车把你赎回来啊。”

听见自行车,贾张氏沉了沉脸,哼了一声:“我就是一说吗。”

本来眼珠子被说的乱转的棒梗也一个激灵,连忙收了心思。

·

“我看,现在这运动搞的这么激烈,这是一个大势啊。”

三大爷家,阎埠贵在吃饭时也忍不住开口,说完之后敲了敲桌面:“大势所向不可挡,这运动我们也要参与起来。”

他儿子的目光也都微动,心中忐忑又激动的想着今天的动荡,感觉身处在一个天大的变局里面。

·

“厂长多么厉害的人物啊,连这样的人都被打倒了,还有那李恩,厂里的牌坊呢,说倒就倒,再看那李大主任,现在可谓是大权在握啊。”

二大爷家,刘海中敲着筷子对着一家人说着自己的观点:“这是个机会,加入,必须加入!”

刘海中一大一小的眼睛睁着,感觉这个机会自己要是把握住了,一定能当官,当上大官!

·

后院的许大茂也在紧皱着眉头,他现在心里难受死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现在这种动荡的时局正是他最喜欢,最能兴奋的时候,可是偏偏他自己老婆娄晓娥是个打击对象。

这可就难搞了。

而且,想想,他前两天刚去找请李恩吃鸡,结果现在李恩就没了。

那鸡不是白吃了吗。

举着酒杯喝酒的许大茂狠狠的喝了口酒,眼神里凶光闪烁:“无毒不丈夫!”

·

二层小楼里,灯火通明,娄晓娥父亲满脸的汗水与庆幸,和娄晓娥母亲坐在一块对着娄晓娥一遍又一遍的叮嘱。

听完,娄晓娥还是满脸的纠结:“爸,真要这样做啊?”

“事到如今,李恩说的已经全部应验,我们接下来不能再有半分的犹豫。”

娄建城满脸的重色:“况且,只是让你去试探一番,若能经得住试探,那我们带你夫君离去也未尝不可,若不能……趁早了断。”

娄晓娥瞥了瞥嘴:“李恩给你下了什么药啊,你就这么信他的?”

“他给我下了什么药你不用管,你也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若有危险李恩绝对是你能够信任的人!”

娄建城也在保密协议的人员囊括之中,所以很多事情他没有向娄晓娥透漏,只是说了他们两家的渊渊。

只是就算是这样,娄晓娥也还是感觉到不可思议:李恩这个邻居,居然和她家有这么大的渊源干系。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全都不知道。

这会听了她爸说的更是有些不服气:“可是现在李恩都被抓起来了,他要是明白,真有这么知道,会被抓起来?”

“这事另有原因,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只需要知道……算了,这些等日后再说,时间不等人,危险不会等你安全了再降临。”

娄建城已经感觉到了天倾一般的压力压在自己身上,此刻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他连和自己女儿做太多解释都不想,因为这没什么作用,甚至会加大出问题的概率。

“你提着这些东西,一定要故意装作不留神的回到家里,试他一试。”

娄建城指着那一箱财务,脸上表情郑重。

这一皮箱钱不少,但是对比起来,钱哪有安稳的人重要?

娄晓娥面露不满,她妈也在这个时候开口:“晓娥啊,你心思太单纯,这也是我们没把很多事情告诉你的原因。”

“你想想,现今这个时节,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到了严重的无可复加的地步,我和你爸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让你去干这样的事情呢?”

娄晓娥妈语重心长,娄晓娥眉头动了动:“可是李恩就这么值得相信?”

“李恩的为人,爸爸妈妈是有目共睹的,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娄晓娥母亲也严肃的开口。

“李恩……人如其名。”

娄建城也是张嘴感慨,娄晓娥见到他们这个样子,也不说话了,抿了抿嘴,皱了皱眉头,终究是点头答应。

见到她答应,娄建城夫妻脸上都露出了喜色,又叮嘱了她许多细节,随后亲自把她送到车上,让人带着回到四合院。

娄晓娥提着一箱子钱悄悄回到家里,刚开门就闻见满屋子的酒气。

“哎呀,我说的让你给我留点饭呢,你怎么一个人吃起来了。”

饥肠辘辘的娄晓娥顿时不满的对有点微醉的许大茂开口,许大茂抬了抬眼直愣愣的看着娄晓娥提回来的皮箱,随后一回头,在娄晓娥看过来之际扭头,遮掩了那一抹凶光。

·

夜色之中,提着手电的冉秋叶在校园门口等了很久,一直等到九点,还没见人来,不得不转身离开。

她的脸色有些疲惫,有些黯然。

……………………

躺在看押房间里,踏踏实实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李恩舒舒服服的起床,上班的保卫处战士主动给他送早餐,李恩写过也不客气,拿来就吃。

结果吃到一半又被通知,他被要求停职回家反省,今天不用上班了。

李恩一乐,他平时也没怎么干活啊?

正好光明正大的翘班,他拎着衣服扭头就走。

老师说,昨晚虽然装备不少,但是在那种地方睡的不可能有多好,回到家里的时候院里该去上班的都上班了,李恩也就洗漱了一下,决定躺到床上重新睡个回笼觉。

这么一睡就迷迷糊糊的睡到了中午,他还没来得及起床呢,就听见木门被拍的砰砰响。

“李恩,李恩,装什么睡,把门开开,我闺女和你断绝关系,不再往来,以后再也不是男女朋友了,把我女儿的衣服都还给我,别当听不见,你这个背叛……”

于海棠爹拍着门喊的正起劲,门哗的一下被打开了,睡眼朦胧的李恩如同一只眯着眼睛的猛虎,吓的于海棠爹当场不敢说话了。

但是想想今天的事情,他还是鼓起勇气:“我来拿我女儿衣服,你还能不给。”

李恩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侧了侧身,于海棠爹挺了挺胸扯高气昂的进去,一阵翻箱倒柜,把于海棠的衣服全都收拾好背着走了。

走到院门口了才冷笑的回过头来往吐了口唾沫:“不中用的东西。”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