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无能(1 / 1)

小专家楼前,在曹玉凤和张元的庄重等待之下一辆汽车缓缓驶来在路边停下,随后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机关领导在司机的陪同之下下车。

见到他来,两人连忙过去迎接。

“领导,您百忙之中抽空能来看望我女儿结婚真是我们宋家的福气,唉,您慢点。”

对于曹玉凤来说张元这个姐夫已经是了不得的高官, 而如今这个男人竟然是她姐夫的领导,曹玉凤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十分尊敬的开口。

“莫要夸奖了。”

中年男人笑着摇了摇头:“你父亲曾经有恩于我,虽然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年没办法过多走动,但是竟然有这种喜事还是要来瞧一瞧的。”

他和曹家之间的关系属于我知道我应该对你们家好点,但是你们家自己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情况。

所以才借张元之口赶来这里,当然, 也更多的是一时兴起,毕竟曹玉凤父亲于他的恩并不大, 报与不报全在一念之间完全没人能说些什么。

这一次一时兴起的过来,已经足够足足的把这个恩报了,毕竟以他的身份,最起码对于曹玉凤这个家庭而言,来这里一次就已经能无形之中帮助她家很多忙。

很多事情,在看到这么一位人物在她家里做过客,也许就会有不同的结局和转机。

曹玉凤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对于他不知道姓名的中年男人十分的尊重,此刻闻言更是笑呵呵的开口:“领导您真是恩义之人,不知道领导尊姓大名,哪天我去见老爷子了,也好跟他提一提。”

不论如何,别人的话都提出来了,她都不能当这话没说过,自然是要把话接过来的,你是因为曾经的恩情过来,那我就把这个事情亲自给父亲说了, 不就等于是给予这个行为一个结果吗。

至于是非曲折, 那自然是由上一辈人的计较,她这个嫁出去的女儿,只要能得到这一份于自己的好处就行。

“我行王,叫传也,你父亲曾经在战乱年代给了我家两顿粮食。”

中年男人呵呵笑了笑,曹玉凤听闻了原由却是愣了一下,竟然是这么久远的事情,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竟然是这么小的一个事情。

“原来这样,我一定把这件事给我父亲说。”

曹玉凤巧笑嫣然的点头,和她身边的姐夫一起恭迎着王传也向小专家楼走去。

只是无论是曹玉凤还是张元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走过去的王传也脸上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曹玉凤和张元恭恭敬敬的请王传也到专家楼里面喝茶歇息,王传也见了见常园园和常坚父女,聊了两句就离开了。

“身为一家之妇不亲己夫却亲姐夫,曹家的这个小女儿真是破家之相啊。”

坐到车里,和出来相送的常家父女与曹玉凤,张元道别,王传也忍不住对着司机轻笑出声,如他这样的人,司机一般都是亲信,很多事情都能得知,也不忌讳什么,所以这话才在这车上说。

司机闻言笑了笑,却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在前方开车。

王传也对此习以为常,倒也不见怪,只是目光从外面扫过的时候却忽然挑了挑眉毛:“咦,这是大领导的车,这曹家小女儿嫁的这家还跟大领导有关系?”

路边两辆特殊牌照的车与他的车交错而过,王传也几乎直接就认出来了开车的司机,那不是大领导的司机吗?

大领导的司机来说明什么?

常坚父女和大领导还有交情?

王传也愣了愣,跟着忽然出声:“先别急着走,折回去。”

………………

“王领导过来你家这坐一坐,以后你家有什么事情可就好办了。”

常家门口,亲自将王传也送出之后,曹玉凤的姐夫张远笑呵呵的开口说道。

“还要多亏了姐夫你,以后我那女婿不成才,你可要多提拔提拔啊。”

曹玉凤脸上也笑着,言语之中多有亲切。

常坚和常园园脸上的表情都不好看,两人一句话也没说扭头就要走,但却被张元忽然开口叫住。

“常坚,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么多年也没个什么建树,这次王领导上门一次也是一个不小的机会,你可要把握把握啊。”

张元的脸上一副指点模样,常坚的面色阴沉:“姐夫说的有理,只是不知道我姐在哪,你这出来半天了,怎么也不见我姐陪着?”

“需知,善恶终有报。”

常坚的话一说出来张元和曹玉凤就全都变了脸色,特别是曹玉凤更是声音尖锐的开口:“姓常的你什么意思,我姐夫来家里帮忙是两家亲近,你在这乱叫什么,显得你无能嘛?”

“要本事没本事,要破话倒是一箩筐。”

曹玉凤好似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愤怒至极,对面的常坚反而轻笑一声,只是十分平静的看着她:“要不是你,我常坚何至于此啊……”

声音落下,常坚不再多说,扭头就走,但曹玉凤却有些不依不饶:“你回来,混账,你把话说清楚,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曹玉凤扭曲愤怒,张元的脸色也不好看,他重重的哼了一声,口中低低的压出来一句:“无能,无能!”

怒喝完,张元想想觉得自己没脸在这待着了,背着手就想离开,只是刚刚抬脚却忽然发现门口忽然停了两辆车。

这个常坚家还有这样的贵客来?

第一眼见到了车牌特殊的张元愣了一下,最终迈出去的脚步又重新收回,他想看看还有什么人和这常家联系,在机关之中混迹,能多掌握一些这种信息十分重要。

汽车在这个时代可是罕见物,这绝绝的是身份的象征,而不是后世那样连个乡镇都会被汽车堵路。

所以在听到汽车停车声的那一刻,不止张元,就连曹玉凤也收回了目光,向门外看去。

当看到那汽车的车牌时眼睛更是一亮。

“这样的车牌,一般人可没法开吧。”

曹玉凤眼中闪烁着光芒,忍不住看了看身边的姐夫一眼,莫非是他又请了什么人过来?

不止他们,就连回过头去的常坚父女也重新转了过来,想要瞧瞧这又有什么热闹来。

“咔~”

在四人瞩目之中,一只皮鞋踏地,随后最前面的一辆特殊牌照的汽车车门打开,穿着正装剃着短发看起来精神昂扬四溢的邱英杰率先从汽车上走了下来。

“英杰!”

后面的常园园率先忍不住惊呼,随后向着大门外飞奔而去,本来面若寒霜的常坚脸上的表情也稍缓,彻底的转过身来而不是之前那样只别着头。

前面的曹玉凤也满脸错愕,这是邱英杰?

邱英杰怎么会从这种车上下来?

“你去给哪个领导干活了?”

要是没有这个车,曹玉凤一定会先喝骂邱英杰为什么现在才来,明天就是婚礼,今天才来,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丈母娘了。

虽然这婚礼是她执意要办的这么快,虽然她根本没有给邱英杰时间,但她可从来都不会考虑这一点,她只是认为,我给你机会了,你为什么没把握住?

我都留了时间了哪怕时间不够,但你不能挤出来一点时间,走快一点赶过来吗?

做不到,赶不来,那就是无能!

可是现在,这个她眼里如此无能的女儿男朋友,竟然从这种特殊的车里面走出来,她生生的将这些话憋住,转而化作了这么一句试探。

声音落下,她还注意到,车上下来的不止副驾驶上坐着的邱英杰,还有后面坐着的一对年轻人,难道————邱英杰是去给人当司机了?

这是知道他有事,让别人开车给送过来?

曹玉凤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因为她反应过来如果是司机的话,那为什么会让这一对年龄明显不对,更像是公子爷的人物陪着?

可是————不是司机的话,难道是受到了领导器重?

这不应该啊,她女儿这个男朋友在她看来就是个废物啊,废物怎么可能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得到器重,发展处前途呢?

就跟她认为的她那个废物老公一一样。

可是现在的这个情况却让她有些无法理解,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只是目光在一个劲的审视探寻,这一对年轻人是什么来头?

“咔~”

后面的那辆车也打开门,李恩和冉秋叶一左一右从汽车上下来,一身正装,容姿焕发。

初入四九城,还是这么陌生的地方,再加上这还是邱英杰的对象家,陈江河有点怂,等到李恩走到前面就忍不住往他身后站了站。

这一慕落在曹玉凤眼里,更是眉目挑了挑,莫非这一对才是主角?

只是她刚刚说了一句话没得到回应,现在也没有继续说话,她仍然处在那股莫名其妙的自傲里面,她在等着邱英杰主动向她解释,求她原谅。

“你什么时候出发的,终于来了。”

常园园走到邱英杰跟前的一幕并没有引起曹玉凤的太多关注,因为她忽然又看到一辆车去而复返————刚刚离开的王传也竟然去而复返。

端着的曹玉凤注意不到,车里面的王传也的瞳孔地震。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