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收礼不收克苏鲁(1 / 1)

对萧白来说,最惊险、最难熬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接下来的收礼环节,相当于巡宗礼的闭幕式,相对比较轻松。

只需跟着夫人一起,一一给各位长老们作揖,坐等收礼,就行了。

作为掌门,春箫子不甘人后,率先给萧白送了支亲手制作的竹箫。

箫壁还用法印刻了一行诗——

雪上明月夜,何人教吹箫。

很有意境嘛!

除此之外,这箫吹起来应该还有声系攻击效果,也算价值不菲了。

“多谢掌门师兄。”

萧白直接喊师兄,也不觉得无耻。

接下来,监宗大人沉着脸,居高临下,不看玉壶,只给萧白丢了一幅画。

萧白打开看了眼。

署名齐山。

竟是监宗大人的亲笔字画!

至于画的是什么……多少有点后现代化风格了,萧白只看到了狂傲不羁。

“多谢监宗大人。”

萧白隐约觉得,这二人,似乎还在展示才艺,还忘不了玉壶长老?

生米已煮成熟饭,迟了哦……

接下来。

面色严肃的戒律长老钟符子,直接送了点灵石。

沉甸甸一锦囊,萧白没细数,大概一百块左右。

天元时代,一百灵石也不算小数目了,作为份子钱勉强不丢人。

只是没那么走心。

“多谢钟师兄。”

身形如山的执剑长老,魏山君,给萧白送了一块磨剑石。

顺便还送了句话:

“修真者不仅要打磨心性,打磨修为体魄,更要常打磨自己的剑,剑利,人才有锐意。”

很有道理啊……

萧白收礼抱拳:

“多谢魏师兄!”

身如干柴的铸器长老公输子,原本准备送个飞行纸鸢。

见萧白炼气了,飞行纸鸢没用,便也换成了一百灵石。

虽然又被敷衍了,不过萧白还是很尊老爱幼的,拱手道:

“多谢公输师兄!”

眼看戒律长老和铸器长老都只送一百灵石,其余长老也不要面子了,把提前准备的礼物偷偷换成了一百灵石。

萧白也不计较。

反正送啥他也用不上,基本都要上缴老婆,老婆拿钱换药材,再炼成丹药反哺他,岂不美哉?

最后,别宗的掌门、长老送的反倒比较珍贵,大多是灵石和药材。

灵石是二百起步,药材也很珍稀,反倒比门内长老出手阔绰一些。

转了一圈,萧白忽然发现,没见到御兽长老。

刚要问,风情万种的老女人突然回来了。

一身纤薄的紫袍松散的披挂在妖娆身上,胸前白壑亮赤,腰间束之如蚁。

只手提了个玉壶。

材质是白玉。

形状虽说是壶,却是个尿壶!

“之前以为师弟是凡人,会有小解的需要,没想到这么快就炼气了,这壶虽然没用了,但玉是上等玉,重造一个茶壶也是可以的。”

一把年纪的老阿姨了,说话还嗲嗲的。

傻子都能听出,她在侮辱谁!

春箫子沉着脸,不好说什么。

玉壶不动声色,神色如常,面容寡淡,仿佛根本没上心的样子。

倒不是因为大度,奈何自己是个潜伏在春炎宗的妖女……

可萧白忍不了!

自己老婆被羞辱,萧白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剑——

刷!

一剑给那玉壶劈成两半,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

末了,面对折蕙真人,萧白还不忘以牙还牙,道:

“玉是好玉,但能被炼气境的弟子一剑劈开,料想也是年久失修,残花败柳,长老还是自己留着用吧。”

年久失修,还残花败柳……

折蕙真人气的眉竖胸颤!

但身为御兽长老,也不好与新人萧白计较,免得失了身份。

身后万兽峰的弟子们,也都敢怒不敢言,在绝对正义的萧白、监宗和戒长老面前,谁也不好当众挑事。

唯有执剑长老魏山君,以及身旁一位矮个的亲传弟子,表情略显凝重。

因为,他们看出了……

刚才萧白斩玉那一剑,不简单!

起码,那一剑不是一个炼气修士能抵达的境界。

要说雪炎宗门内,与玉壶长老不对付的人有哪些——除了对掌门暗生情愫的折蕙真人,便是执剑长老魏山君。

二人是因抢徒弟而结仇的。

三十多年前。

一剑狐刚入门时,本是计划拜入执剑峰学剑的,结果看到玉壶长老的真容后,她就鬼迷心窍的加入了百草峰。

而一剑狐百年难见的剑道天赋,也在百草峰荒废了。

之后,她更是在宗国战争中误入歧途,不分敌我的无差别乱杀,提前终结了战争。

战后被关入道盟大监狱,若非背景雄厚,早被杀了。

每念及此事,魏山君就觉痛心。

他在萧白刚才那一剑上,看到了一剑狐的影子……

心想,这女人该不会又在诱惑天才剑修吧?

不行,他必须看看萧白的本事。

如此想来,他忽然阴阳怪气,对折蕙真人道:

“玉被斩,如蕙被折,如此大喜日子……万兽峰该不会空手不随礼吧?”

拱火,他是专业的。

折蕙真人白了他一眼,心中强压着怒火。

身为长老,不便亲自对新人动手,便暗示旁边的亲传弟子和身后万兽峰的弟子。

“你们中间,谁有新收的炼气境灵兽,拿出来,看能不能入得了萧师弟的法眼。”

身后,一位筑基境的核心弟子举手应道:

“弟子不久前刚抓到一兽,奈何性凶,难以收服,若萧师叔可以收服,便当做万兽峰的随礼了。”

萧白长叹一口气。

他本以为自己展示出宛如赤犬的绝对正义感之后,应该没人敢挑事了,结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身后,阴阳师道:

“陈塘师弟莫要说笑,万兽峰弟子都无法收服的凶兽,让刚炼气的师公来收服,是不是有失公允?何况凶兽无法预料,存在未知风险。”

魏君子朗声大笑,自带气吞霄河的剑意。

“有折蕙师妹在,难道还会伤了你师公?”

这死胖子是真能拱火!

“无妨。”

萧白心中无奈,挺起胸膛,气势不能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又岂有有礼不收的道理?”

话毕。

名为陈塘的万兽峰弟子,打开储物袋,释放一道雾气。

雾气迎风暴涨,迅速笼罩整个山门广场。

雾蒙蒙的,能见度直线下降,甚至阻碍了部分神识,连最近处的炎泉也变得影影绰绰……

什么鬼?

雾也能算凶兽?

萧白扭头看身边长老,青袍白氅仿佛飘在半空。

“看天上。”

玉壶淡然提醒。

萧白立即抬头。

只见一头巨大的章鱼形怪物,把雾气当海水,徐徐游过头顶高空。

漆黑的、巨大的头颅后面,拖着一条条触须长尾……浩瀚,诡异,仿佛置身太古洪荒!

萧白看的头皮发麻。

这特么是炼气凶兽?

这是克苏鲁!

今年巡宗不收礼,收礼我也不收克苏鲁啊!

不止萧白,就连玉壶和暮昀也都皱起了眉。

“那个,陈道友……师叔我可以收回刚才的话吗?”

最新小说: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 我的遂心如意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我在洪荒搞基建 天劫摆渡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