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网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 第0073章 别灰心,至少裤子还在【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第0073章 别灰心,至少裤子还在【二合一,求订阅、求月票!】(1 / 1)

不得不说,这位监国大人的问心题句句直指要害,显然有备而来。

我与那魔孽是否本就认识?

萧白觉得,这个“那”字很有灵性。

他与度鸦确实本就认识了。

就在昨天上午,与张郁峰一起来朝歌城的路上。

这是萧白的心里话——虽然提前认识魔孽,但他问心无愧。

看都不看监国大人一眼,萧白昂首屹立, 根本不回答任何问题。

隔壁。

轩辕集满脸褶子,发际线堪忧,一双鹰眸却无比凌厉,隔着监视房的投影石,直勾勾的盯着萧白。

虽然萧白一言不发,但自始至终, 他在萧白脸上只看到了四个字——

问心无愧。

他隐约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不过没太在意。

玄石也闻到了, 知道大事不好!

连忙通过神念示意监国大人,问心应该到此为止了,萧白没什么问题。

不过,他没有提一剑狐的名字。

多方下注,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然而,章文寅实在无法接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局面!

他支走三位道医,紧握折扇,在内检房里来回踱步。

此番趁齐山遁走、监道使大人天天摸鱼、新的监宗尚未到任之际,他越俎代庖,苦心经营,一心想要抓捕一位高阶魔孽,好立个大功,压过新任监宗一头。

与此同时,监宗处的玄石、监捕房和监道军也都通力合作,甚至动用了护城大阵,毁掉了大段城墙。

结果, 让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记名监捕摘了桃子?

他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更何况,萧白身上可疑的事情太多了, 多问问,也没什么不妥。

鼻尖耸了耸,章文寅隐约闻到了一股酒味,不过,他也没在意。

他的眼神极其专注的盯着萧白,假装没听见玄石的神念,很快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一个五行均赋者,是如何做到快速升阶的?”

萧白一听,实在没忍住,顶着问心灵压,冷笑道:

“唯有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我是靠女人的!”

语气理直气壮,近乎振声。

那种软饭硬吃的傲然姿态屹立天地之间,让人看得无不妒意顿生。

章文寅手里的折扇快被捏碎了。

本该扇出的是暖风,现在却变成了宛如魔兽山脉的呼啸寒风。

萧白的道侣是貌美如花,宛若人间冰心的玉壶真人,据说还和一剑狐与多位公主眉来眼去……

而他的夫人,长公主,年老色衰,却又意外的长寿。

这种感觉……真的太不好受了!

他的内心咬牙切齿,脸上却风轻云淡,来回踱步,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你的五行均赋太不寻常了……你真的是人类吗?”

还没等萧白做出反应,一道宛如酒海浪潮的金丹境灵压,从天花板的通风口灌入内检房,轰然散开。

竟卷起元婴境的问心灵压,形成一道更大的浪潮。

轰隆一声!

一个浪头打过来,将内检房里的设施和四周墙壁,全部拍烂!

整个内检房,轰然崩塌,连着隔壁的监视房一起……

“问个鸟!”

待众人反应过来时,只听的一声酒气断喝,如雷贯耳。

定睛一看,一个身姿飘逸挺拔,五官英美而慵懒的豪放女子,一手举着酒竹筒,一手掐着章文寅的衣领,将他凭空举起,两脚离地。

“小小监国哪来那么多废话?我看你你就是想抢功,赶紧给我和萧白立个甲等功,老老实实发奖金就行了。”

一个时辰前,燕子春晖天字阁第九扇房里,在莲生姑娘取出珍酿,往一剑狐口中倒灌下,一剑狐终于醒了。

醒了之后,也丝毫没有要支援萧白的意思,而是滞留在燕子春晖玩耍,确保自己一千灵石没有白花。

无论外面发生天大的事,她也坚决不会踏出青楼半步,逼莲生弄琴。

而后,在莲生姑娘那里,她知晓了萧白单杀魔孽、即将立功的事情。

这才离开燕子春晖,屁颠屁颠跑来监道宫领赏。

走到一半,再次闻到了那历久弥香的甜心酒味。

身形一闪,飞卢来到了监道宫,解了萧白之围。

眼下,章文寅被一剑狐只手揪在半空,不敢还手,只能嘴斗:

“一剑狐,这里是监捕房的问心现场,你莫要胡闹!”

“问心现场?”

一剑狐眸光浑浊,却又氤氲着一丝剑气,她抿了口酒,反问道:

“既然如此,你敢接受本监捕的问心吗?比如,你在一个记名监捕身上找茬,到底真觉得萧白有问题,还是想抢他的功劳?”

章文寅一时语塞,盯着一剑狐看了半天,确定是自己惹不起的女人。

这才意识到自己太上头了,也想起玄石曾告诉他齐山是怎么下头的。

他知道,这女人不止功法诡异,能越级杀人,其背景更是诡异莫测。

二十年前,他在本部多次查访,得到的唯一答案是——不要招惹她!

眼下,寒武国里能治这个女人的监道使大人,天天野钓不回监道宫。

如此一来,越狱洗白后的一剑狐将在监道宫里横着走,他只希望新来的监宗大人能好好治她。

这样想着,章文寅忙收起折扇,面色瞬间变的恭敬,朝不远处的萧白隔空抱拳道:

“萧监捕当真是一代雄杰,对道盟问心无愧,既然已经筑基,可正式位列丙等监捕,享特许月俸。”

萧白一愣,没想到这狗比居然这么能屈能伸,头缩的比齐山快多了。

乌龟也没这么快的!

他并不领情,并没有搭理他。

一剑狐跟道:

“这跟你监国大人有关系吗?我只知道你掌管晶库,赶紧拿赏钱来!”

眼见情况不可收拾,轩辕集连忙从监视房赶了过来,以顶头上司的身份向一剑狐喝道:

“胡闹,想要定功,你赶紧把监国大人放下来!”

谈及定功的事,一剑狐这才随手一扔,把章文寅重重丢在曜石台上,吨吨狂饮后,没好气的骂监国大人。

“不要拿狗的眼光看低了人类,我才金丹修为,你咋不敢对线呢?”

萧白心道,虽然你不懂狗眼看人低的成语,但是……你骂得好啊!

章文寅扶额起身,重展折扇,身姿之潇洒,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好汉不跟女斗,丢了面子,总比丢了头好。

头发稀疏、未老先衰的轩辕集比他硬气许多,朝一剑狐与萧白道:

“别闹了,你二人先上街逛逛,此事该如何论功行赏,待我找到监道使大人,自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局。”

“别让我等太久哦。”

这样说着,一剑狐伸手傍着萧白肩膀,身形一闪便出现在长街上。

……

这一次,萧白看清楚了,她是跳窗之后,在监道宫外壁跑下去的。

由此可见,脚踏实地的跑,可能比御剑飞行、或御空飞行还要快。

下半夜依旧热闹的长街上,一剑狐一个急刹稳住身子。

手里的酒在晃,胸也在晃。

为了犒赏萧白,她忽然把酒竹筒塞进萧白口中,给他灌了口掺杂小迭香的竹叶青。

萧白双眸一滞,差点没死过去。

这味可太冲了!

既有种迷幻的眩晕感,又有种屹立云端的巅峰体验,仿佛自己是天上神佛俯瞰着清晰的人间。

“哈哈,你小子这次立大功了!果然是我教导有方,你我通力合作下,完美的把握住了机会!”

萧白排出酒力,才回过神来,眼皮耷拉,没好气的说:

“这件事跟你有一毛钱关系?”

这么说,一剑狐可不高兴了。

“莲生姑娘便是那魔孽的分身,我没猜错吧?若不是我在青楼牵制了魔孽分身,你能这么顺利的搞定魔女?”

萧白挑眉看了一眼这个漂亮的不像话女人。

不得不说,一剑狐眼光挺毒,能看出莲生是魔孽的分身。

但打死萧白也不相信,她还能知道自己与魔女双休的事。

便故意试探着问:

“你说的搞定……是什么意思?”

一剑狐嘿嘿一笑,鸡贼的肘了萧白一下。

“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懂你这色狗吗?”

萧白白了她一眼。

“此话怎讲?”

一剑狐人间清醒。

“你是个色不忌口的男人,只要魔孽的是个美妞,你所谓的单杀魔孽,差不多就是双休的意思。”

还真被她猜对了……

萧白忙道:

“你不要凭空污人清白!”

“你小子啊是个靠与女人双休飞黄腾达的奇才,我说的对不对?”

一剑狐吨吨自饮着,青黄混杂的酒汁从嘴边遗漏,顺着雪颈滑下,汇入袍中润红的雪涧。

“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这也是一种天赋嘛,没这脸蛋和身材也做不到乱杀美女,没这五行均赋的丹田,你也没法升级这么快!”

很好,这女人终于承认我帅了。

不过,萧白还是有些背脊发凉,感觉在这个女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不行,他得看回去!

于是侧首找到一个完美的角度,盯着胸涧的酒汁,那风景别样的醉人。

“别光夸我,你的天赋也不差。”

萧白口中的天赋,指的是身材。

不过一剑狐没听出这一点,傍着萧白道:

“对你,我可是羡慕的不行,要是可以的话,我愿意拿我毕生所学的潮汐剑法,与你换一个泡妞大法,如何?”

萧白从身后悄然搂着她的纤腰。

“其实,你也可以成为被泡的那个女人,在被泡中学习泡妞大法,如此才能学有所成……毫不夸张的说,我的技能无一不是这般学成!”

萧白没有说谎,被玉壶解剖学会庖丁剑法,被花藤入体学会黑暗之花,被噶腰学会了红莲禁法……

却不想,一剑狐突然转身,抓住萧白搂腰的手腕,一脸霸气的说:

“那是绝无可能的,天元大陆,没有任何男人泡得了我!”

那眸子里陡然凝聚的潋滟剑光,仿佛凌驾天道法则之上。

萧白心想:其实,我并不是天元大陆的男人……

看的出来,这个女人看似整日混吃等死,其实心中也有着颠覆既有法则的宏大梦想,可限于实力梦而不得,这才浑浑噩噩,放浪形骸。

不过,也可能是他的错觉。

在深夜热闹的长街上晃悠,萧白忽然感觉腰身有些疲惫。

“今天发生太多事了,我们还是先回雪炎宗修养修养吧。”

“雪炎宗?”

一剑狐头一歪,一想到雪炎宗,想起玉壶的黑药,她就头皮发麻。

她无法想象,监狱里,她的丹田被锁灵剑刺穿、筋骨被锁链勾着,都无法遏制她的潮汐之力,结果……玉壶一颗小药丸就搞定了。

这女人要是只有一百多岁,只有金丹境修为,她就是狗!

“修养个屁!我可是在青楼里睡到现在……不是,我和莲生在扇房里玩耍到现在,一点也不累。”

萧白笑了笑,面带凡尔赛道:

“你又不用双休,当然不累。”

一剑狐气的吹眉瞪眼,在这方面又敌不过萧白,只得连忙转移话题“

“唯一可惜的是,一千灵石没玩回本……不行,我得去赌坊赚回来!”

萧白冷笑一声。

“赌狗不得好死,我敢保证,到了天亮,你裤子都会输没了。”

一剑狐想了想,她的赌坊生涯偶有高光,但最终确实是输的挺惨的。

“所以这一次,趁有些赌坊还以为我在监狱里,不知道我回归赌界,我们去赢一比大的!”

萧白不解其意。

“你是说作弊?”

一剑狐摇摇头。

“大赌坊基本都是天元城的连锁分店,坊内有分神境监视阵法,比护城大阵的级别还高,你说……除了庄家,谁能作弊?”

萧白感觉这女人想玩阴的。

“那你想怎么赢?”

“我可以引诱庄家作弊啊!”

一剑狐给萧白详细解释道:

“这一次我不出面,你换套金绣袍子,两千灵石全给你,伪装成外来的暴发户,去赌坊玩骰子,一直追大,赢了收注,输了翻倍再押!”

萧白大概懂了。

这女人似乎是要利用监捕的身份钓鱼执法!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的问:

“大赌坊有稳定的利润点,没必要冒险作弊吧?”

一剑狐这才意识到,萧白只是个情场高手,赌场小白。

“正因为是连锁店,有些店主只有固定的薪酬,没有股份,遇到冤大头偶尔也会作弊的,作弊得来的钱不用上缴总部,再说了,他们把监道宫上上下下都打点好了,而我还在监狱里,你觉得有什么危险?”

萧白不得不服。

于是,一个时辰后……

某家大赌坊里。

屋顶被轰然掀飞了。

身穿侍女服、打扮的像是萧白贴身丫鬟的一剑狐,手里拿着特制的作弊骰漏,一双布靴狠狠踩着店主的脑袋。

“道盟监捕一剑狐在此,人证物证俱在,涉案金额过大,不想被我就地处死的话,拿刚赢的十倍偿还萧监捕!”

“小的冤枉,狐监捕饶命啊——”

“那得看你的命值不值钱了!”

最后,一番讨价还价后,店主赔了五倍,总计一万灵石,息事宁人了。

在一剑狐的淫威下,钓鱼执法被完美的执行了!

可当萧白亲眼见到一万灵石后,还是震撼不已。

萧白心想,他的月俸每月只有一百八十灵石,这一下就赚了一万灵石。

由此可见,天元大陆的贫富差距远超他的想象。

那些依靠道盟早期政策先富起来的强者,再也没有兑现曾经的诺言,去发展民用灵器科技带动平民后富起来,反而试图通过各类巧立名目的赌坊或投资品,一层层的盘剥中等富人和平民。

古今中外莫不如此……

眼下,一剑狐开开心心的赚了一万灵石,又带着萧白去了第二家赌坊。

结果,第二家赌坊和第一家是共享信息的商业盟友。

一剑狐被当场认出身份,被店主怂恿亲自上了赌桌。

于是,天亮之后……

一剑狐连本金带钓鱼执法赚的钱,一共一万两千灵石,全部输光!

这一次,人家可没作弊了。

一剑狐也是有身份的人,实在不好耍赖,只得摔门而去。

萧白对此早有预料。

反正不是他的钱,一剑狐也还没绑定成女主,他没什么好心疼的。

赌坊门口,朝烟氤氲如雾。

像一夜霜打的茄子,一剑狐挂着黑眼圈,醉的像条狗,丰盈之躯瘫在萧白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想战胜庄家必胜、男人必胜的天道铁律而已……为什么会输成这样?我要是个男人我会输的精光?”

萧白摇了摇头,摸摸那丰饶、软实的大辟谷,安慰道:

“别灰心,至少裤子还在。”

最新小说: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破阵录 我的遂心如意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天劫摆渡人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