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网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的魅力只对坏女人有效 > 第0077章 共鸣叠汐!一剑狐大破防【二合一,求双倍月票!】

第0077章 共鸣叠汐!一剑狐大破防【二合一,求双倍月票!】(1 / 1)

广袤的雪积云中。

一头覆盖了黑色兽炎的夜枭,振翅百丈,煌煌喷薄,宛若通天巨兽!

“能活着上来见本座,倒也没有辱没你的名声!”

“你谁啊?”

一剑狐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

雪积云中能见度比较低,萧白开了神识仔细看。

那巨枭本体翼展也就一丈余宽,却撑起了百丈宽的喷薄兽影。

枭, 即猫头鹰。

眼前的枭妖也不例外。

脸极胖,喙极短,目极圆,两根眉羽飘摇如旗,像是齐天大圣的两根长长的凤尾花翎!

给萧白的感觉就是,长得蠢萌, 萌中带凶, 霸气外露,气场强的离谱。

尤其是喷薄的巍峨枭影, 直接把胖胖的枭身,扩展的跟巨鹰一样矫健。

浩瀚的兽灵快要把雪积云点燃……

这,是元婴境以上妖兽的婴象!

准确说,叫灵解婴象。

或干脆叫:法相金身!

不管是人族修真者,妖修,还是魔修,只要修为达到元婴境,就可以法印挤压气海,开启灵解婴象。

说白了,是一种高燃、高消耗、甚至对丹田有一定损伤的爆血模式。

婴象的颜色造型五花八门,作用都差不多,短时间提高灵压,速度,和力量,以攻代防。

这是一种元婴境才能入门的御灵模式,是元婴大佬的实力象征——这就像炼气境才能隔空御物,筑基境才能熔灵炼化, 金丹境才能缔结延时法印。

萧白见过不少元婴境大佬了, 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展开了婴象!

实际上,一上来就直接开婴象,是非常罕见的事。

而且这是个分神境大佬,却只展开了元婴境婴象……

萧白推测,可能是婴象的灵压具有一定弹性,非常适合精确的试探出一剑狐的力量上限。

一剑狐掐着腰,有些不耐烦。

尤其当她看到有元婴境大佬在她面前展开婴象装逼,她就更火大了。

毕竟,身为金丹境的她纵使战力再强,也施展不出婴象的。

“快点报上名字和妖盟职位,要是个籍籍无名之辈,杀了你也不能震慑妖盟,我也懒得跟你扯皮。”

飒气如男,貌若天仙,性格又目中无人……玄枭确认眼前的女人,便是传说中在宗国之战中乱杀的一剑狐。

“妖盟,酉鸡部,第三舵主……玄枭。”

萧白之前遥感时没在意,或是声音加密处理了,有一点他必须承认——

这个又萌又凶的巨枭,说话声音浑厚、低沉又中气十足,极具磁性。

妖盟有十二部,对应十二生肖,在道盟千年围剿下,还有七部尚存。

酉鸡部位于魔兽山脉东南部。

从地理位置看,应该是计划进攻雪炎宗的主力。

其第三舵主,地位也不低了。

修为是分神!

由此可见,妖盟人才济济,强者如云,综合实力仅次于道盟,比天元大陆任何一个国家或宗门都要强的多。

一剑狐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官不算小嘛,可以受死了!”

她招手拿剑,正要潮起剑归。

这才想起来,她的佩剑在朝歌城的赌坊里,飞到魔兽山脉可太慢了。

走特殊渠道强行召唤的话,又太费力了,搞不好还要受伤,划不来。

说起来,杀个分神境妖兽,也未必需要用自己的剑。

于是伸手,便要拔萧白的剑。

手刚握住剑柄,还没抽动呢——

砰!

一铳轰了过去!

当然,这点火铳的力量在分神境大佬面前肯定不够看。

然而,因为炮弹本身不含灵力,竟直接穿入熊熊婴象。

一炮炸在玄枭本体的胖脸上……

炸毛了!

一脸巍峨凶相的玄枭,瞬间绷不住了,变得蠢萌至极。

宛若坟头蹦迪。

又如火山爆发前的一幕滑稽。

一剑狐一愣神。

想笑,但没时间,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顺势拔剑。

为了取得对妖盟的震慑效果,她准备驱动三阶潮汐之力,一剑秒了这位妖盟酉鸡部第三舵主!

结果,动作出来了,运力的潮汐却在剑体里来回打转……

她这才发现,这柄黑色宽剑内部的法印,竟以是一种完美的凌乱法痕,是为反灵力而设计的!

这导致,她输出的自身灵力十不存一,裹挟周遭灵力更是百不存一。

饶是如此,刷的一剑挥出去,滚滚剑气如浪拍岸,灵压仍不可小视。

至少在萧白看来,她这是全力一剑的,最多辣鸡剑影响了她的发挥。

玄枭刚被一铳炸了毛,正在气头上呢,又见如潮的剑气,汹涌而来。

他感觉被侮辱了……

婴象陡然暴涨十倍,惶惶天威宛若一头通天彻地的神兽。

迎着剑气,张口喷出浩瀚、炽热的兽炎,瞬间吞噬剑气。

一剑狐美额一歪。

她这才想起,萧白这把剑是绯月送给他的,气的摇头扶额……

“你这是把玩具戴在腰上啊!”

萧白见一剑狐还有心情谈这个,丝毫没有要躲的样子,应该可以轻松抗住玄枭婴象吐出的兽炎。

纳戒检测的灵压是,元婴巅峰!

一个极其冒险的想法,瞬间浮上萧白的脑海。

“伶舟师姐莫慌,叠加我二人之力必能破之!”

这样大喊一声,萧白抬手将掌心贴在一剑狐腰背。

准确说,他的掌心是贴在腰臀交接处的酒窝窝心……

掌心一震,一个共鸣扩散开来!

一剑狐的防御潮汐本已起来,浩瀚灵压的浪头高高耸起,形成了浪壁。

结果,在浪峰时竟被萧白一震,骨头一软,共鸣之力瞬间扩散到全身。

于液态的丹田掀起剧烈海啸,与浪峰叠加在一起,竟导致她宫体剧震!

一个没控制住,诡异而强烈的愉悦感,瞬间冲刷四肢百骸,直灌识海。

眸子里的剑气一松,潋滟眸光被无力的怒火取代……

只一刹那间,一剑狐与萧白被喷薄的兽炎吞噬了。

“你、这、蠢、材!”

一剑狐扶着萧白肩膀,靠仅存的一点理智,强行卷起兽炎。

裹挟萧白,身形向下一闪,借力遁入地面,消失在丛林里。

玄枭等了半天,还以为一剑狐有什么后手,结果鸦雀无声……

“逃了?”

旋即化为雄武人形,向下展开了分神境的神识。

可惜再也找不到一剑狐的踪迹。

逃跑的本事倒不小。

从一开始以诡异的火铳吸引他的注意力,再借机偷袭,之后二人合力,旋即又借力卷炎遁入地下……

怎么看也不是真正的强者所为!

玄枭观一剑狐的战力,最多能到元婴后期,不到元婴巅峰。

不能说弱,起码和宗国之战中表现的力量差不多,但上限也不过如此。

这样想着,玄枭摇了摇头。

“看来,是那狐狸多虑了。”

……

魔兽山脉西边。

地下数里,某个天然冰窟。

洞壁一角生满了发光的蓝色菌菇和一些不知名的药株。

在末法时代之前,也许是某个修真者的洞府也说不定。

冰窟里气温极低,只有散落的巨大冰块,常年没融化。

萧白本能的缩着身子御寒。

一剑狐盘膝坐在一块两丈多高的巨大冰块上,正罕见的静修调养。

她看似面无表情,实则眉脚乱跳,气息也不稳,光是维持端坐的姿势都用尽了全力,随时要瘫软的样子。

她的面色尤其润红,身体也莫名的发烫,连着身下冰块也在融化,缩小。

化的水竟在冰窟汇成了一片水泊。

水泊表面,波光粼粼,摇曳不止,似还残留着萧白那一掌的余震……

萧白回忆,雪积云中的一战被他强势乱入后,一剑狐带着他遁入土中,在地下张开一种诡异的潮汐空间,遁走千里,才找到了这一处地下冰窟。

一剑狐立即盘膝打坐,面色冷静如水,始终一言不发。

甚至都没骂他……

仔细看,她的明明丹田没受伤,身体状态似乎不太好。

既然如此,刚才她为什么不反杀过去,而是要逃跑呢?

萧白百思不解。

不过,他的战术目标达成了。

一剑狐逃了。

而且留下了诸如用火铳干扰再出剑偷袭,与自己合力抵御兽炎,神奇的逃遁本领……等负面形象。

那玄枭定会认为,一剑狐不过如此,无需特地针对她派出强大战力。

如此一来,自己以一己之力修改了世界线,为妖盟的败局添砖加瓦。

妙极!

萧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机智。

这样想着,他一跃跳上一剑狐正在静修的大冰块上,想凑近来看看。

看看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只安安静静的坐着,脸上微晕如仙山晨霞。

不得不说,这女人一旦不说话,不喝酒,颜值和气质直线飙升,简直快要冲破人类天花板了。

冰窟里的粼粼水光映在她脸上,潋滟如画,摄人心魄。

不得不说,这女人单论脸,甚至比玉壶还要更甚一筹……

在萧白看来,玉壶是以飘渺仙气克制了一身魅妖气质,堪称纯欲天花板。

可再天花板,也属于人间的范畴。

而一剑狐脸上那种宛若画中人的气质,怎么糟蹋也掩盖不了的光芒,根本就不是凡人该有的!

也许是拿脑子换的吧,萧白心想。

萧白看了半天,结果光在欣赏美女了,并未找出一剑狐突然静修的原因。

突然!

一剑狐睁开眼,迎面看到萧白这张臭脸,有点英俊,但盖不住她的火气。

她眸光如剑,唇齿微颤,沉声道:

“下一次,你若还敢在我运汲潮汐之力时震我,我亲手杀了你!”

萧白恍然大悟。

她这是被震出类似双休时的巅峰体验了,而且是被两种力量叠加在一起给破了宫……

潮汐体质真是妙啊!

他觉得就算没绑定女主,身为坏女人的一剑狐也不会杀他。

他辛辛苦苦写的修改器,这点能耐还是有的,起码在游戏里屡试不爽。

游戏里哪个正道仙子不想杀他,最后却爱他爱的死去活来?

这是程序狗的胜利!

“你听我狡……解释。”

一剑狐气不打一处来,咬牙道: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萧白想了想,还是耐心狡辩道:

“刚才也是绯月送我的火铳害的。”

“遇到那种险情,身为同僚我怎能坐以待毙,当然也想帮忙啊……”

“你要是真厉害,刚才为什么要逃呢,稳住身子,反杀了玄枭不好吗?”

一剑狐越听越颤,近乎气抖冷。

然而眸子里的杀气,一旦松开后就再难凝聚了,只冷着一张如画的飒然清脸,叹息道:

“你们俩真是奇才,一个搞玩具火铳剑,弄个灭灵法印破我潮汐之力,一个趁我潮起时震我身子……我看你们是上天不容我,专门派来搞我的吧?”

萧白想笑,还是忍住了。

“我本是想强强联合的,以我的共鸣之力叠加你的潮汐之力,定能一击必杀,谁料想你这体质有点废……”

“我是女人!”

一剑狐气极反笑,红着脸骂:

“你震的是对的位置吗?”

萧白故作茫然。

“不是腰背吗?”

一剑狐气的浑身发冷,即便已经过了去半个时辰,她的宫体里仍留有潮峰与共鸣叠加的余震。

“我杀了你!”

这一次,她没有说笑。

隔空引一道潮汐之力,突然抽向萧白。

萧白还没反应过来呢,突然觉得气血澎湃,膀胱内积尿倒行……

恍惚间,远方一个浪头带走了他体内近乎所有的体液!

只一瞬间,他变成了人干,飘然瘫倒在冰石边缘……

接近三体人的状态了属于是。

萧白趴在冰面上疯狂的喘息,肺部有种置身炽热沙漠的干裂。

不停的嗑回灵丹也没用,毕竟他的丹田完好无损,不缺灵力。

他只是单纯的脱水了。

死不了……但比死了还煎熬!

这女人太狠了!

意识弥留之际,萧白小心翼翼的驱动共鸣之力,生怕把身体震碎了。

一步步推动身子摔下了冰石,坠入水泊中。

扑通一声,这才活了过来。

他的身体疯狂吮吸着冰水……

两世为人,他从未像此刻这般缺水过。

与此同时。

终觉解气的一剑狐,起身整理衣衫,飒然站在巍峨的冰石上,宛若仙神,俯瞰着水泊里的萧白。

许久……

她幽幽的说道:

“尽情喝吧,你昏迷时我可是在水泊里洗脚和尿尿了。”

萧白一听,喝得更猛了。

尽管他心里恶心的不行……

这是筑基之后身体超出凡人的本能反应。

因为人在脱水后,不止要补水,还要补盐,补盐更是重中之重!

待恢复些力气后,萧白本能的想往外呕,却怎么也呕不出水来。

仔细品来,融融冰水里带着明显的酒香,以及似有若无的汗香……

至于尿骚味,没尝出来。

显然,她只是嘴上王者……既没有洗脚,也没有尿尿。

一剑狐一跃而下,飘然踏水,在萧白身边徐徐蹲下身。

伸手捏了捏萧白那刚恢复人色的俊脸,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爽。

“现在明白了吗?不要以为会点震动功夫就能上我了,我随时能治你!”

萧白心想,回去找玉壶老婆要几吨灵泉储存在物品栏里,你还能治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要狠狠的惩戒这坏女人!

最新小说: 破阵录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我的遂心如意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