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带灯的房间(1 / 1)

长柄人头缓缓抬起,又是一个横扫。

教室的墙面瞬间被砸穿,碎砖崩了一地,桌椅也被一下子扫倒。

教室里一片狼藉。

这么大的人头锤子,隔着好远就能抡死人。

这还怎么格叽格叽?

时渊可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能巧妙躲过长柄的人头然后趴在这个壮汉身上格叽格叽。

再说格叽格叽鸟的羽毛也不是立刻定身的,生效需要时间,人家就算被格叽格叽了,也照样能抡死自己。

算了,先跑。

刚缓了没多久的时渊直接背起熊始皇从教室的另一扇门跑了出去。

走廊里已经见不到细长女生的影子了,时渊只能往一边跑去。

壮汉拎着长柄人头也跟着追了出来。

“一会彻底跑不动,我就自裁。”时渊边跑边说。

“你都说一路了,你要是怂就直说,我帮你。”背上熊始皇说。

“好,接着。”

时渊把枪交给熊始皇,双腿却没有减速。

熊始皇没有磨蹭,直接把枪对准了时渊的后脑。

这时,时渊看到了前面远处闪着的红光。

“等等,先别开枪,前面有东西!”时渊喊道。

熊始皇直接缩手:“我替你动手你都怂?”

“不是,亮红灯的房间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须知里也没提,不如看一眼再走。”时渊连忙说道。

“可能人家两个诡正成亲入洞房呢,你也要打扰?”熊始皇说。

“诡成亲个屁?是不是还要生小诡?”时渊说。

“那很可能啊,你看这房子那么多女诡,肯定都是大诡生的。”

“那这诡生育能力有点强喔,那为什么都是女的?”

“可能阴间重女轻男,女的留着当诡,男的直接丢垃圾桶投胎。”熊始皇说。

“……”

快要到亮红光的房间时,时渊逐渐放慢了脚步。

“快跑啊!追上来了都。”熊始皇催促道。

“我、我话说多了,喘不过气了。”时渊猛喘息。

“你这体质也太虚了,我帮你拖一下。”

熊始皇说着转身对着后面追着的壮汉就是几枪。

壮汉的速度瞬间减缓。

时渊也乘机走到了亮着红光的房间门前。

他掏出格叽格叽鸟的羽毛,想要打开门锁看一眼。

门却先一步打开了。

时渊抬起头。

只见门里站着一个熟悉的女生。

“班、班长?”时渊睁大了眼睛。

门里的女生看到时渊,脸上一阵震惊,接着迅速移开目光:

“新同学?你这么晚了,怎么在这里裸奔?”

裸奔?

时渊低头看了看自己,还真的没穿上衣。

对了,是刚刚脱掉忘了穿了。

时渊听着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连忙说:“班长,后面有追兵啊,你躲好,我先溜了,下次聊。”

时渊说着要继续往前走,却被班长一下抓住手腕。

“没事,你进来,这间教室绝对安全,没事的。”

说着班长就拉着时渊进了教室,关上了教室门。

两秒后,沉重的脚步声也追到了门口。

让时渊意外的是,脚步声在门口停留了片刻,就逐渐远去了。

居然真的有效?

时渊一屁股坐在一个椅子上,悄然把背后熊始皇手里的枪收进了随身仓库。

熊始皇也是继续装书包。

整间教室都是暗红色的光芒,看上去非常阴间。

“班长,你为什么在这里啊?”时渊看着班长说道。

“我来这里找东西……你能不能,找件衣服穿上。”

“哦、哦,找什么啊?”时渊从随身仓库里取出了自己的衣服穿上。

“一本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书……”班长说。

“什么书啊?”时渊直接刨根问底,他在这个世界也懒得跟别人客气。

“一本小说而已,借给高年级的同学了他没还,我只能自己晚上来找,没什么意思的言情小说,你别问了。”班长回答。

时渊没有再问,因为当然听出来这是个离谱的借口,但是班长一看就不打算说,自己肯定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所以你来这里做什么?”班长反问道。

“随便溜达溜达……”时渊说了个比她还借口的借口。

“溜达?在这个时间?”

“嗯,睡不着嘛,再说,你不也是这个时间出来找书。”

“……可是,你不知道晚上不能出来吗?”

“有什么不能出来的,夜色多美啊。”时渊直接装傻。

“你都被追杀成那样子了,还说夜色美呢?过了晚上10点,那样的怪物在黑暗里还有很多,你还是尽量晚上就走大路回宿舍吧。”班长说道。

“为什么……晚上会有那么多怪物啊?”时渊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班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所学校是有大问题的,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问题,我也一直在查。”

旁边的时渊听着瞬间一阵激动,都快老泪纵横了。

来了这几天了,终于有个正常人承认学校有问题了。

“而且,不只是学校,老师和同学都有问题,为了你自身的安全,你还是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也不要表现得太过出格。”

“班长,那你就相信我没问题?”时渊问道。

“我当然相信,有问题的学生不会像你这样,大晚上被怪物追得满楼跑,还背个可爱的熊熊背包。”

“好吧。”

“我还要去找书,以后再和你详谈,晚上的这栋楼是无法离开的,但这个房间是安全的,你在这里待到天亮就没事了。”

“班长,外面那么多怪物,你能行?”时渊皱了皱眉。

“没关系,虽然这栋楼里满是怪物,但是安全的房间也很多,只要从一个安全房间转移到另一个安全的房间,问题就不大的。”

“不对吧,我刚刚就按照须知进的亮白色灯的房间,结果里面直接一个大汉,是不是须知写错了?”

“须知没写错,白色灯光的房间是安全房间不假,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白色灯光的房间都是安全房间。”

班长说着来到了旁边墙角的壁灯旁边。

这是一个带圆球状灯罩的壁灯,发着幽幽的红光,把整个房间映照出让人十分不适的氛围。

班长缓缓揭开了壁灯的灯罩,壁灯瞬间变成了白色的灯光,整个房间也变得明亮起来。

“如你所见,这里实际上是白色灯光的房间,但是不知道被谁罩上的红色灯罩,所以变成了红色灯的房间。实际上,现在整栋楼的白色灯房间也都是假的,那些白色灯是后面安装的,并没有安全房间的效果。”

班长说着把红色灯罩罩了回去。

“你是说,有人要害我们?”时渊说。

“应该是这样,但我并不知道是谁,所以你还是小心为妙。我先走了,祝你好运。”

班长说着直接从教室的前门开门出去,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班长,等等,搭个伙吧。”时渊说着追了出去。

时渊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班长的目标也是探查学校,不如和她这个老鸟搭个伙,也比自己像无头苍蝇到处闷头找要方便很多。

但追出去的时渊却只看到了空空的走廊。

好家伙,出门就消失。

时渊只好一屁股坐回了教室的座位上。

他想起来,看了一眼学分,80分。

看样子这里真是安全房间啊。

但是让时渊意外的是,成绩一栏变成了中等。

成绩为什么下降了?

中间应该还有一个良好档才对,成绩怎么就下降了两档?

为什么突然成绩会下降?

如果学分是周围的危险值,成绩能代表什么呢?

时渊一下想不明白。

“时渊,你要相信她吗?”熊始皇说。

“她说的有关灯光的事应该没有说谎,而且听她的话,好像和我们是同一战线的,就先凑合着信一下,但还是要提防的,”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出去再看看吗?”

“算了吧,我现在浑身乏力,真的没劲了,就在这里休息到天亮吧。”

“那好,你休息,我给你放哨。”

“嗯……我是真的肾虚了吗?怎么跑了一段路就累成这样。”

时渊趴在桌子上自言自语着,困意让他睁不开眼睛了,很快就睡着了。

-------------------------

到处都是黑色的长发,时渊则深陷在长发组成的汪洋里。

时渊尝试着挣扎,却完完全全动弹不得。

接着头发开始向时渊的身体里侵蚀。

渗入皮肤,沿着血管穿行,时渊眼睁睁地看着黑色的丝状物在皮肤里蜿蜒。

被黑色丝状物覆盖的地方也越来越奇痒难忍……

接着丝状物侵入躯干,然后是咽喉。

时渊无法呼吸了,也喊不出声。

最后逐渐被无尽的黑色长发吞没……

时渊眼前彻底黑了。

“时渊,你怎么了!醒醒啊?”

耳边只剩下熊始皇的声音在回响,然后这声音也逐渐远去……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