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望庐山瀑布(1 / 1)

“但是,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疑点。要不,去看看?”时渊试探性地对熊始皇说。

“我觉得可以,反正要是被人撞到,被当色狼的是你,而我,只是某个女同学不小心落在浴室的玩偶熊而已。”

熊始皇说着跳下来,就往右边走。

走进浴室,那细微的声音听上去更加明显,还带着点点回音,听着有些空灵。

打开灯,浴室是一面面墙隔开的小间,每间都有个简单的浴帘,不过都是拉开的。

整个浴室就这么大,虽然分成了小间,但一眼就能看个差不多。

都是空的。

时渊仔细分辨着那个声音,终于分辨出声音是从浴室的墙里发出来的。

“真是管道里空气的声音啊?没意思,看看有没有热水吧。”

时渊说着打开了花洒的开关。

并没有水流出来。

倒是那个声音从远处逐渐接近。

时渊对这声音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如果是空气,这里打开开关会排出空气,那个部分的空气会向出口移动,想想也算合理。

这间或许是坏了,时渊走出小隔间。

背后瞬间一阵水流的喷涌声。

时渊回头一看,花洒喷出的全是红色的液体。

浓烈的味道让时渊很清楚,喷出来的都是血。

时渊连连后退,生怕血溅到自己身上。

喷出的血液落在地上,再慢慢流淌进地漏里,留下殷红的痕迹。

时渊看呆了。

熊始皇来到时渊旁边,说道:“时兄弟,你可能没见过女生洗澡,不知道。这方面我见得多,我给你说一下,女生是不用血洗澡的,所以……”

时渊转头看了眼熊始皇,有点无语。

这时,墙里的声音更加尖锐,也更加清晰,加上点点回声,听上去像极了女人的尖叫声。

时渊皱了皱眉,默默掏出了枪。

这个声音也在浴室的墙里不停地移动着。

“现在怎么办?”熊始皇问道。

“还能怎么办?等里面的东西出来呗,我们难不成砸墙进去?”

“有道理,那我再操作一下。”

熊始皇说着走进旁边的隔间,跳起来打开了花洒开关。

开关打开之后,更多的血液立刻喷涌而出。

熊始皇闪人很快,血还没喷到他,他就已经闪到了下一间。

很快,熊始皇已经开了一整排隔间的花洒,这些花洒同时往出喷洒着鲜血。

时渊顶着浓烈的血腥味和墙里刺耳的声音,问道:“你……在干嘛?”

“这墙里不是有个什么类似女诡的东西吗?我把水龙头全给她打开,看她能有多少血流。”熊始皇对时渊笑笑。

“还是你损啊!我之前看恐怖片,角色见到水龙头花洒啊喷血都是吓得大喊大叫逃走,我倒挺想知道如果在旁边淡定地看着血流淌会怎么样,我们今天就试试。”

时渊说着从旁边浴室门口拿了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花洒往出喷血。

时渊和熊始皇默默看了半天。

血还是继续喷涌,那个声音还是在整个浴室的墙面里到处移动。

时渊打了个哈欠,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多血?抽血泵成精了?”

熊始皇点了点头:“是啊,满墙窜了这么久也不见出来,但是鬼嚎个没完,里面的东西到底想干嘛啊?不累吗?”

“看样子邪门的东西还是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时渊郁闷的看着地上的血,只见血快要流淌在自己的脚下时,却都突然分散绕开了。

流淌了这么久,基本上整个浴室地面都是血了,自己脚下这一圈却干干净净。

时渊瞬间想到了一个细节,自己开花洒开关,血是离开隔间才喷出来的,而到了熊始皇,则是立刻喷血了。

时渊立刻有了个假设,他默默走到一个还没有打开花洒的隔间里,打开了开关。

没有血出来,什么都没有。

时渊等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

时渊走出隔间,背后又是血流喷涌。

“那我就明白了,墙里的东西不是不想出来,而是因为我吃了铂金毓婷的缘故,墙里的东西被强行隔在墙里了,它没办法出来,它的血也有些阴邪,所以也会避开我,但是因为阴邪程度低一点,所以能离我更近一些。”时渊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让它急着吧,我们时间不多,直接转移下一站。”

“澡不洗了?”

“我给你找自来水洗。”

“那多冷啊。”

“那这血是热的,你用血洗,洗完直接变热血青年。”

“算了,走吧,臭点就臭点。”

熊始皇默默跟着时渊走出浴室。

外面的黑雾淡了一些,但能见度依然不高。

两人打着手电筒沿着道路前行。

在黑雾中,时渊隐约看到了前面有什么巨大的轮廓。

是一个巨大的身躯,旁边还跟着许多条状物伸出,像是触手一样。

但是往前走近又不见了,只有一条宽阔向前的道路。

图书馆离得也不远,时渊很快也就到了图书馆的门口。

时渊走进大厅,就听到大厅后面有响动。

但是时渊已经懒得浪费时间和各种邪门的东西打交道了,直接走进楼梯间,上到了四楼。

四楼的铁门依然紧闭着,时渊直接掏出格叽格叽鸟的羽毛。

时渊摸着打开墙上的灯。

几盏灯亮了起来,但是大部分的灯都没能亮,应该是因为年久失修坏掉了。

亮起来的灯上也满是厚厚的灰尘,所以整个瑕疵图书区依然有些昏暗。

地上的灰尘已经很厚了,两边窗户上的窗帘也满是灰尘,感觉上面的积灰都能扯烂窗帘。

偌大的瑕疵图书区里,只有中间几个书架,显得很是空旷。

“时渊,这个……”

熊始皇指了指地面。

时渊顺着熊始皇所指看过去,只见地面的灰尘上有一串脚印。

这个脚印看上去还很新,应该没多少天。

时渊顺着脚印走过去,发现脚印是从一扇窗户通出来,然后通到了中间的几个书架那里,然后重新回到了窗户处。

是有人从窗户进来过么?

那这个人来这里要找什么书?

时渊来到中间的几个书架上,扫了一眼,书架只有一个地方的灰尘有明显动过的痕迹。

这处痕迹上有一个明显的图书空位。

时渊看了眼空位的标签:《学生手册》。

学生手册?

这玩意不是人手一本吗?

有必要来这里偷吗?

时渊掏出了自己的那本低头看了看,立刻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自己的这本,封面写的是《学生守则》,并不是《学生手册》。

也就是说,《学生手册》和《学生守则》,实际上是两本书。

时渊想了想,赶紧翻到了自己的学生守则里有关学生须知的那一页,找到了一条关键的须知:

第10条,尽可能带着学生手册,以备需要时查看。

这里提到了学生手册,而非学生守则,不过当时时渊以为这两本是同一个东西,就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这第10条应该也是一个有价值的线索。

以备需要时查看。

看样子这个《学生手册》应该很重要,不过它现在被人拿走了。

是谁拿走的呢?

时渊去看了看脚印通向的那扇窗户,窗户是关闭的。

又看了看其他的窗户,时渊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其他的窗户缝隙有一层积灰的蜡封住,这扇窗户的缝隙上的蜡是打开过的。

确实打开过。

时渊同时在这窗户上看到了一个痕迹,这是拿走学生手册的人离开和进来时留下的痕迹。

这是一个形似扇形的痕迹,还依稀分成了两个扇形,扇形旁边还有不少杂乱的曲线痕迹,时渊看不出来是什么……

“这个是……”时渊看着痕迹说道。

“屁股嘛,你看,正好两瓣,这个扇形是因为这个人进来的时候一屁股坐在窗台上,然后把腿移进来的动作造成的。”熊始皇拍拍胸脯说。

时渊简单比划了一下,连连点头:“确实是这样,你这熊神探啊。”

“也还行。”

“那熊神探,给我说说,旁边这些细小的曲线痕迹是什么。”

“呃,这个,随着屁股和腿旋转的时候一起旋转的,那只能是一个东西——腿毛。”

“腿毛?这么长的腿毛?”

“怎么?腿毛长也不行吗?”熊始皇说。

时渊默默的摇了摇头。

这肯定不是腿毛的痕迹,但熊始皇应该说对了一半,这是什么东西和腿一起旋转时留下的痕迹。

什么东西转身时能和屁股腿一起旋转呢?

“是衣服,这是衣服留下的痕迹。”

时渊仔细地看了看痕迹。

这些痕迹很多,显然不是上衣的下摆,上衣的下摆是留不下这么多痕迹的。

留下痕迹的衣服应该结构有些复杂。

“是短裙,百褶短裙留下的痕迹,偷东西的是个女学生!”

时渊一拍大腿。

“在理。”熊始皇点了点头。

“等等,我想起来,那天在教学楼,班长说她在找一本书,班长正好也是女的,偷书的会不会就是她?”时渊说。

“有可能……”

熊始皇看了看窗台上的痕迹,接着猛摇头。

“不不不,不可能是班长。”

“为什么这么确定?”时渊一阵疑惑。

“这个痕迹的屁股挺大的,应该是个前凸后翘的女生,班长那个身材我是见识过,苗条是苗条,气质是有气质,但是没胸没屁股的,所以一定不是她。”

“你就见了她几面,这么确定?”

“我当然确定啊,你放心,这方面我不会看错的!”熊始皇朝着时渊坚定的拍拍胸脯。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