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我去叫何叔(1 / 1)

李恩给她支招的时候故意说了要小声的进行,而且事后还要和他分开进院子里,显然是不想和这件事产生太多的牵扯。

冉秋叶很聪明,她直接想到了这一点,并且也十分理解,毕竟如果贼真的是院子里的人,那他出主意抓出来了,虽然是在做好事,但是这不是徒惹人恨吗。

并不知道邻里关系的冉秋叶想的很是在思路,虽然李恩不怕惹人恨,毕竟那群禽兽已经在恨他了,只是不想给自己身上惹太多麻烦。

现在冉秋叶这么做,就无形之中很符合他的心意,

阎埠贵听了她说的还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这个事情还和李恩扯上了,不过冉秋叶说的内容已经足够把信息的来源交代清楚,他也就没怀疑什么。

只是举着胳膊,激动的就要拉着冉秋叶出门去警察局提供线索。

“阎老师,我的意思是,在去派出所抓贼之前,我们是不是可以先排查一下邻居,万一这偷车轱辘的是家贼呢?”

听了闫埠贵的声音,冉秋叶想了想连忙开口说道,阎埠贵听了忍不住的顿了顿,他吞了一口唾沫,左右看了看。

想起来了许大茂家的鸡。

想起来了李恩家的鱼。

这……

“冉老师说的对,走,我带你挨家挨户去院子里转转,就说是介绍介绍你,以后有孩子要上学的,都来找你,这样教的好,放心。”

阎埠贵可不是个什么愿意吃亏的,哪怕是家贼的可能性似乎有点小,但他也不想放过,按照他的话来说人啊,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要受穷。

既然如此,那冉老师又愿意配合,那他自然是非常愿意再查一查的。

“这到了年关了,还有人偷东西,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阎埠贵心里很是不满的嘟囔,跟着又抬头看向了冉秋叶:“冉老师,多谢你不嫌麻烦的站出来啊,你放心,我那自行车车轱辘已经被别人送过一个了,你这车轱辘就自己留着吧,这次我还要感谢你出来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呢。”

有一说一,这两天自行车车轱辘被偷了的事可是把阎埠贵烦的不轻,每次想到这事心里都不得劲。

哪怕是已经有人给他送了一个新的车轱辘也不行,毕竟丢归丢收获归收获,不可能因为找到了一个新的车轱辘就不对丢的旧车轮子不舒服了。

当然,他不收回他的车轮子还有一个关键因素:易中海给他的飞鸽车轮子可是新的,而他这个被偷的车轮子是旧的,他当然不愿意把新的拿走,换一个旧的回来。

而且冉秋叶都主动帮他处理这个事情了,他也不能这么不近人情不是。

正好,用不拿走车轮子说话,还省得他再用其它东西来感谢冉秋叶了。

“阎老师瞧您这话说的,我知道了这车轱辘不是我的要是不解决我骑着也不舒服啊,现在帮您把贼揪出来,您开心,我这自行车骑的也踏实。”

听到阎埠贵的话,冉秋叶笑着回应了一句,她说的确实是实话,要是不知道这车轮子是别人偷的也就罢了。

现在知道了是别人偷的她再若无其事的继续骑,她心里还真过意不去,现在有机会帮到忙,那自然是乐意的。

“好好,来,我带你在院子里走走。”

听了冉秋叶的话,阎埠贵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

“如果发现贼了,先不要声张,先把他托在这,然后我们在秘密的把警察叫来,当时看到我从他手上买车轮子的人不止一个,警察来了他肯定跑不掉。”

冉秋叶想起来李恩的嘱咐,又连忙开口说道。

“嘿,瞧你这,我怎么没想到呢,冉老师文化好,年轻脑子就是好使啊,你等等我去把我儿子叫来,等会如果真的在院子里发现贼了,那我们俩先不动声色的把人拖住了,然后让我儿子去叫警察。”

阎埠贵闻言不由得拍了拍大腿,心中敬佩冉秋叶这个女孩子心思真是缜密,可真是个好姑娘,就傻柱那样的还真配不上,辛亏这几天没急着说媒啊。

要不然,那不是糟蹋人家姑娘吗?

听了阎埠贵的话,冉秋叶笑着点了点头,跟着阎埠贵转身就进屋去把他小儿子交了出来,叮嘱了一番之后以过年吃什么为信号,当冉秋叶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是发现贼了。

到时候阎埠贵直接让阎解放去叫警察,他们两个在原地拖住贼。

商量完毕,阎埠贵就开始一本正经的带着冉秋叶去了中院,冉秋叶收学费的任务还没完成,他打算等冉秋叶的事情做完了再去一家一家的辨别也不迟。

“秦淮茹,你儿子班主任来了。”

到了中院,阎埠贵对着贾家的门喊道,声音响起来没多大一会秦淮茹就出来了,见到冉秋叶过来连忙把她往屋里请:“冉老师来了,来来来,快进来。”

秦淮茹笑着邀请,阎埠贵也没吭声,顺势就跟了进去,等到客气了一会,棒梗给冉秋叶倒上茶,急着去抓小偷的冉秋叶也没客气,直接就奔上了主题。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学校所有的老师都在家访,学校里也开了一个会,想必贾梗应该也跟您说了吧?”

坐在椅子上,冉秋叶也没去喝茶,只是对着坐在对面的秦淮茹说道。

“唉,这学费钱本来我们应该自己主动去交的,只是前一段时间家里实在难,没钱了,一时拿不出手,那个,冉老师你在这等会啊,我这就去给您拿钱。”

听了冉秋叶的话,秦淮茹有些尴尬的开口,心中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辛亏她现在多了一个易中海钓,否则还真拿不出来这个学费钱了。

说着,秦淮茹起身就要去拿钱,不过还没刚刚站起来,棒梗就忽然拉住了她:“妈,你等等,我何叔答应我了替我出学费,我去叫他。”

“你何叔答应你了?”

秦淮茹有点懵,冉秋叶和阎埠贵也有点面面相觑,随机秦淮茹和阎埠贵也都猜到了是什么原因,随后秦淮茹笑着一挥手,棒梗起身就去找何雨柱了。

过了一会,成功发动了吸血技能的棒梗带来了何雨柱。

何雨柱刚一进门,冉秋叶就睁了睁眼睛,看向了阎埠贵:“过年了,您吃什么啊?”

——————————

嘿嘿,过年了,您吃的什么?

最新小说: 偏执薄爷放肆撩 捡漏之王 都市极品高手 全人类假失踪,我修仙被直播了 天龙殿 一觉醒来八千个崽 人在盗墓:开局签到昆仑雪山 娇妻好甜,总裁大人好凶猛 从向往开始综艺之路 娱乐:从向往开始的娱乐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