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傻柱被抓(1 / 1)

棒梗学费只有两块五,但是对于临近年关,又关饷了的秦淮茹来说,已经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钱她基本上是交不出来了,但是谁也没想到何雨柱竟然站出来了,还说什么答应了棒梗帮他交学费。

这两人什么关系啊?

阎埠贵正琢磨着,何雨柱就来了,紧跟着坐在桌子边上的冉秋叶忽然对着他问:“过年了,您吃什么啊?”

“过年吃什么……吃饺子。”

阎埠贵愣了愣,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不是他和冉秋叶对的外号吗,这傻柱竟然是那个偷他车胎的贼?

“呦,是你。”

刚一进门就听到冉秋叶说什么过年您吃什么,何雨柱还以为是她在和别人聊什么天呢,也就没在意,反而是看到冉秋叶的脸后瞬间诧异。

这不是买他卖偷阎埠贵自行车车轮子的那个姑娘吗,这么巧。

瞬间,傻柱有点麻了,忍不住回头瞧了瞧后面的阎埠贵,这自行车车轱辘的主子可还在呢,这冉秋叶可别说些什么啊。

“东直门大街的修车铺。”

听到何雨柱对她说话,冉秋叶不动声色的向阎埠贵传递信息,阎埠贵脸色很不好看,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了。

“呦,你们认识啊?”

看到两个人的反应,站在一边的秦淮茹忍不住看了两人一眼,心里生出来一种下单的鸡要被别人抱走的感觉。

“前两天在东直门大街的修车铺见过一面,我那自行车车轮子还是从他那买的。”

冉秋叶笑着开口,为了一切显得正常一点,不让何雨柱这个阶级敌人查露出马脚她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不引起他的警惕,同时还要吓他一吓。

“啊,修车铺。”

听到冉秋叶说的,秦淮茹一愣,忍不住瞅了何雨柱一眼,她不傻,这一下心里面就想起来了前些天阎埠贵丢的自行车轮子。

“额,对对对,修车铺修车铺,冉老师是来收学费的是吧,来来来这就是,我给他交上。”

何雨柱嘴角抽了抽,跟着也不废话,直接从兜里拿出来了两块五毛钱交到了冉秋叶手上。

“您还真是热心肠。”

冉秋叶也不客气,直接从何雨柱手里接过钱,跟着笑着开口说道:“马上这都小年了还要跑您家里一趟,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学校非得催着来家里要,这是收据,您收好。”

“您没错,这是我们做的不对,下回我一定提前交上。”

无论如何学费有人给交上了,秦淮茹当然高兴,笑的合不拢嘴的说道。

“还有什么下回啊,不就三月一号开学吗,您放心我们棒梗肯定头一波,这也是支持冉老师工作不是。”

何雨柱在一旁凑着热闹,对着冉秋叶开口说道,说完看了看门,心里有点担心阎埠贵别再回来了知道他那自行车轮子是他偷的,当即又回头对冉秋叶说道:“那什么,要不冉老师上我家那坐会吧,就在对面。”

“额……那行,去您家坐会。”

有阎埠贵在,秦淮茹没有开口和冉秋叶说什么对象的事,冉秋叶这会听了何雨柱的话还有点错愕,不明白为什么要上他家去坐着。

她刚想开口拒绝,还有五个同学家里没去呢,再说了她一个大姑娘去你一个单身汉家是什么事啊,我又没和你谈对象。

但是又一想,这样似乎也是拖住他的一个好办法,也就改口答应了下来。

“嗳,好好好,来来来上我家坐会,秦姐陪着一块吧。”

听到冉秋叶同意,何雨柱喜出望外,这两块五毛钱花的值得啊,当下连忙开门把冉秋叶往他家里带。

秦淮茹见状让棒梗在家里待着看妹妹,自己也跟了上去。

等进了屋,何雨柱可高兴坏了,冉老师多棒的一个女孩子啊,现在到他屋里了,乐的合不拢嘴,只是让他不是特别高兴的是,聊着聊着阎埠贵来他们口站着了。

“不是,三大爷,我之前托您给我介绍冉老师您声都不吭一声,还给你送了礼,现在冉老师让棒梗给我叫过来见面了,你总来干什么啊。”

见到阎埠贵,何雨柱瞬间不高兴了,走到门口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

“怎么着,冉老师是我同事,不过是她教六年级,我教三年级罢了,人一个单身姑娘家的来你家里了,我不能在外面陪着?”

阎埠贵瞅了傻柱一眼,瘪嘴说道,他心里忽然有点后悔报警了,刚才关顾着要把傻柱这个偷他自行车车轮子的家贼给抓了泄愤了,却忘了傻柱给他送礼的事。

这要是傻柱被抓了后抖出来给他送礼了却没办事,岂不是说出来不好?

何雨柱闻言很是不满意的看了他一眼,玄即也就没再管他,反正和冉老师关于在东直门修车铺的话题已经说过了,应该不会再提了。

现在他正跟冉秋叶聊的上头呢,觉得他们两个简直太合适了,聊什么都能聊到一块,虽然冉秋叶说话有点僵硬,但是想来是刚认识女孩子家家的害羞的原因。

心中想着,何雨柱回头就要回屋里和冉秋叶继续聊,谁知道他刚回头,冉秋叶就站起来出门了。

“拿什么,今天就到这吧,我这边还有好几个同学家要去呢,我先去忙,你们聊啊。”

走出门的冉秋叶笑着说了一句,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阎埠贵,跟着推着车就走了。

“嗳,冉老师这么快就走啊,我送送你。”

看到冉秋叶说走就走这么快动作,何雨柱有点懵逼了,还想起身相送,结果秦淮茹推着车走的贼快,他刚想去追呢,三个警察忽然跨过院门出现。

何雨柱脑门一懵,秦淮茹也呆在了原地。

“同志,你涉嫌盗窃,跟我们走一趟吧。”

警察冷目看着何雨柱,身边的两个警察立即上前把何雨柱控制住,他错愕的回头看了一眼阎埠贵,直接就被押走了。

到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冉秋叶在和警察说什么。

“那天我也不知道他手里的车轮子是怎么回事就买了,谁知道是偷我们学校阎老师的。”

冉秋叶直接无视走过去的小偷何雨柱,对着询问情况的警察详细的说起了事情的经过。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